“我也想当个好儿媳,被现实狠狠扇了几耳光后,再不把婆婆当妈”

原标题:“我也想当个好儿媳,被现实狠狠扇了几耳光后,再不把婆婆当妈”

每每处理婆媳纠纷时,我经常听到一些婆媳,互相吐槽对方,总是说对方如何如何不好,如何如何的有问题。

就算是自己如何待对方好,对方也不领情,不搭理,最终自己不得不狠下心,冷下脸,也用同样的方式,去对待对方,婆媳关系最终变得一塌糊涂。

当然了,谁犯了错都会从对方的身上找原因,这点毋庸置疑,所以说抱怨听听就好,耳听不一定就为实。

通过了解和观察,我发现,婆婆和媳妇之间不对付,其实大多数是这两种原因。

第一种,是她自己本身就存在很多问题。有人说,婆婆和儿媳是天生的敌人,这话姑且不论对错,但有一些人的确是把这句话先入为主了。

故而,她们看待婆媳关系思想比较偏激,打从一开始就用敌视的眼光对待对方,或许对方真的也有一些问题,但夸大事实主观臆断,这种情况也是有的。

抱有一种不信任的态度,虚情假意的试探甚至是找准时机打压对方,非要争个高低。

对方松懈了,你不退一步,反而乘虚而入,就这样你退我进,针尖对麦芒,谁也不愿意退让一步,都用强势的态度对待婆媳问题,久而久之,婆媳关系自然不会好。

第二种,可就真是运气占了大半儿。大多数的人,其实总是心怀善良的,最初在处理婆媳问题时,也都是真心诚意对待对方的,希望婆媳关系能善始善终。

如果能遇到一个善良讲道理的对方,那自然是极好的,即便刚开始会有误解,会有不快,但磨合以后,关系总会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下,变得缓和,最终软化。

不怕有误解,也不怕有争吵,怕的就是善良的碰到有手段的,懦弱的碰上强势的。

为了自保也好,为了不平白的受委屈也罢,都逼得你不得不反抗,不得不变成自己不想成为的那种人,这种婆媳关系,才是真正难以去调节的。

小梁,是一个“恶儿媳”,这不是我说的,而是她自己亲口承认的,她说的时候,带着无奈的笑。

展开全文

“这也不是我自封的,而是我那片十里八乡的,背后都这么叫我,我也习惯了,我就是恶儿媳,我不否认,可是我想说的是,我做恶儿媳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这些年,我心里一直都很苦,一直想找个人倾诉我的心事,我当恶儿媳,不是我自愿的,而是被逼无奈之举。”

小梁含着眼泪,和我自白了许多自己从未向任何人提起的事情,她说的很多,发泄了自己多年以来的苦闷,除了倾诉,她更希望有人告诉她,这些年她做的事情,到底对不对。

“我二十多年前嫁到了婆家,回想从前,总觉得每天和婆婆相处在一个屋檐下都度日如年,但如今再想想,就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,这么多年就过去了。

而且我想想那些年婆婆对我做的,我对婆婆做的那些事儿,就觉得好像都是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,跟电视剧演的似的,这种感觉也是挺奇妙的。

我老公是个老实又孝顺的男人,孝顺老娘在他眼里是天大的事情,我刚和他谈的时候,还是太嫩了,我当时还觉得这是件好事儿,男人孝顺品德多好啊,还想着,等我嫁给他,就和他一起孝顺婆婆,好好和婆婆相处,一家人其乐融融、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,多好啊。

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,我也曾那样的善良,那样的单纯过,也曾想过要当一个好儿媳,可是这一切都被现实击垮了,是她用现实狠狠扇了我几耳光,是她让我心灰意冷学会反击,是她,让我再不把婆婆当成妈!”

小梁的婆家并不富裕,男人常年在外地打工,公公在小梁嫁过来的前两年因意外去世,据说家里是得了一些赔偿款的,但这钱一直是由婆婆保管的,小梁是一次也没见着。

小梁也是一次也没惦记过,她结婚的时候,彩礼还没如今那么时兴呢,都是给个千把两千块钱意思一下,惦念着男人家刚没了爹不久,小梁的父母连这些都没要,就要了点粮食和其他的一些吃食。

结婚一个月以后,男人就外出打工了,留下婆婆和小梁婆媳两个人在家里。男人在家的时候,婆婆对小梁也算是周到的,可男人一走,婆婆的态度就大变了样儿。

男人在的时候,婆婆每天做饭干家务活都很勤快,小梁想要帮着做,婆婆都不肯,当着男人的面对小梁说的话,那叫一个热络。

“你是俺家新媳妇,把你娶进门是享福的,哪能让你动手做这些粗活呢,回头传回了娘家,还叫你爹娘寒心,说我们家虐待你呢。

闺女,你就在旁边瞧着,新媳妇哪有会做事的,等你会做了,我自然把家都交给你,你到时候别嫌累就行了。”

那个时候小梁心里还是暖暖的,她觉得自己嫁对了人,也有幸嫁了一个好婆婆,即便是婆婆不好,她也打算要和婆婆好好相处,用心去对待婆婆的,但如今这种情况,自然是她最想看到的,也是再好不过的。

男人走的时候,还和她说,要让她好好照顾婆婆,不要和婆婆闹矛盾的。

“俺娘的脾气不好,这周围的人和她关系都不怎么好,你多担待点儿,别和她一般置气,她毕竟是俺娘。”

小梁那时候还觉得男人是多想了,毕竟婆婆对她一直都很好,同时她觉得婆婆性格也是真的不错,怎么会和周围人打不好关系呢,一定是中间有什么误会吧。

直到男人走后,她才真正了解到,她是多么的单纯。

男人打工去的第二天,婆婆就像之前说的那样,立马把家里的担子交给了小梁,洗衣服做饭种菜,喂鸡喂鸭,还有农活,自己每天到处去溜达,家里什么也不问了。

小梁本就是家里的老大,做姑娘的时候父母出去忙农活,她从小带着弟弟妹妹,也是吃过苦,会干活的。她也没觉得婆婆这样做有什么不好,也没觉得干活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,也都心甘情愿的做了。

她没有任何怨言,本来就觉得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做的,毕竟婆婆是长辈,虽然婆婆年纪是真的不大,但她从小接受母亲的教诲,那就是女人到了婆家要眼里要有活儿,不能偷懒,不能惹婆婆不高兴。

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,让她的心态开始慢慢的转变了。

她婚后不久自己在镇上买衣服,给自己买了一身,也给婆婆买了一身,这钱的的确确是丈夫给她留下,给她买新衣服和物件的,毕竟结婚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有。

小梁买回家,兴冲冲的让婆婆试穿,婆婆当下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,还接受了小梁的这份心意。可后来婆婆是一次都没有穿过,小梁虽然心里纳闷,想问婆婆,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直到不久以后,小梁在婆婆的房间里找菜种子,才发现,她买的衣服,被婆婆卸成了一块块的抹布。她刚看到的时候,都傻掉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是认真的比对,虽然只有一块放在明面上,但那的的确确是自己买的衣服,她记得很清楚。

她那时还年轻,气盛,立刻就去问了婆婆,可婆婆答的轻描淡写:“这是我儿子的钱买的东西,我爱怎么用,就怎么用。

再说了,东西是你买的,你买来了,送给我了,那就是我东西,还管我拿来做什么作甚?我就缺块抹布,正好你就送衣服过来了,这不就顺手了。”

她知道婆婆实在暗示她乱花男人的钱,也不接受小梁的善意,觉得这就是小梁借花献佛,用她儿子的钱给她送东西,她嘴上不说,但行动的表示嘴巴说可厉害多了。

小梁心里是很委屈,但还是安慰自己,不管如何,总是婆婆都不是坏心,可能只是表达上比较刻薄,或许只是对她不太了解,有些误会和生分而已。她还是相信,只要自己一直善待她,像对母亲一样孝顺她,总归婆婆有一天会对她的态度有所转变的。

后来小梁怀孕坐月子的时候,她才真正了解到,有些婆媳关系为什么水火不容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小梁坐月子的时候,婆婆不是没做过饭,只不过都是清汤寡水,早上白粥咸菜,中午白水面条,偶尔窝个鸡蛋都不容易,晚上还是一顿没滋没味的白水面。

其实小梁的父母在知道女儿怀孕时,就已经送来了十好几只鸡,让婆婆养养到时候宰了给小梁补身体,婆婆当时答应的也是好好的,可是到了小梁坐月子的时候,婆婆却把鸡扣了下来。

或许也是月子里火气大的缘故,吃了几天婆婆的月子餐,小梁终于憋不住火气,质问了婆婆一次,可婆婆的回答总是那么坦然,听起来非常有条理。

“鸡当然要养着留着生蛋了,杀了吃叫啥来着,杀鸡取卵,对,这些鸡都是好几年的老鸡了,就这么宰了,可惜。

还有坐月子不能吃那么油腻,就是吃小米粥面条这种汤汤水水的才容易下奶,更好养身体,我又不是没做过月子,我坐月子的时候就是这么吃的,没骗你。”

小梁又继续质问:“鸡不能吃,那鸡蛋呢?鸡蛋也不能吃吗?”

婆婆回答鸡蛋多吃了也不好之后,又补充了一句,鸡蛋要卖钱。

小梁怕父母担心,直到出月子都没有告诉父母真相,出了月子不仅没胖,反而瘦了一圈,把父母心疼的要再多送小梁几只鸡,都被小梁回绝了。

“反正我也吃不上,拿回去做什么?白让我爹妈辛辛苦苦养的鸡,都便宜了她。自从做完月子以后,我就突然间觉醒了,这个老太太,从第一天,压根就没想和我好好相处过。

我后来把我父母带来的鸡一只一只都趁她不在家都吃了。做饭我也不再带她做的了,做一口我就吃一口,吃不掉的倒了喂鸡喂鸭喂猪,也不留饭。

她和我吵,我就和她吵,她和我闹,我就和她闹,她向儿子告状,我比她提前就告了状。我男人回来的时候,她装样子,我也装样子,她装柔弱,我比她更弱不禁风。

我还从我老公那里要来了工资卡,本来是放在婆婆手里的,我让我老公临时补了卡,放在我这里,她开始意识到,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。

孩子慢慢大以后,需要独立空间,我找了借口,和男人一起买了房,搬到了镇子上,她要跟着,我没让,我说了,房子就那么大,她来了也只能住沙发。

我老公爱孩子,孩子只要我,也只帮我,他也不敢管什么,老太太,后来到底是没跟来。可她逢人就说我坏,说我不善待她,说我撺掇儿子不孝敬她。

弄得我如今俨然变成了很多人眼里十恶不赦的大恶人,我有时候觉得挺痛快的,她说归说,她又能拿我怎么办?风水轮流转,她老了,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。

可我有的时候也会觉得很茫然,我这么做真的对吗?背地里有人戳我脊梁骨,这些我都知道,我不是不在乎这些,可是换做是他们,又能怎么做?

小梁的做法和想法,大家觉得错了吗?

小梁家的婆媳关系也正是我文上所说的,善良对上强势,无论如何都无法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。

你若说忍让,那么好,强势的一方,不会觉得你的退让是一种善意的让步,而是自己取得了初步的胜利,她想要做的,永远不会是就此打住,而是乘胜追击,用实力碾压对方,获得全面胜利,也就是把对方压制到动弹不得,不敢反抗为之。

这导致的结果便是,忍让虽然是好的,但这也意味着一步让,步步都要让,一时忍,时时都要忍。

可谁愿意活在另一个人的阴影之下一辈子呢?不想受委屈,不想被看扁,只能奋起反击,求个势均力敌,你能说这有错吗?

或许她是真的错了,她错在以暴制暴,错在违背了自己的本心。可错也分前后,真正应该要反思的,乃是那个步步紧逼,逼得儿媳上“梁山”的婆婆。

这样的情况,在现实生活中,真的不少见,为何婆媳之间就一定要争个高低不可,难道就不能平等的对待彼此吗?

婆婆需要家庭地位,儿媳同样也需要,但谁也不会是家庭的主宰者,每个家庭成员都应该拥有同样的的话语权,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,那么婆媳关系真的很难突破瓶颈,实现真正的家庭和谐。

说起来很复杂,解决方法其实也很简单,儿媳不用把婆婆当成妈,婆婆也不用把儿媳当成亲闺女。

只要谁都别逼着谁,见好就收,别得理不饶人,双方相处都留有一些余地,即便关系达不到多好,至少不会结下仇怨。

责任编辑:

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,所载内容仅供参考!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。相关合作请发信至876306221@qq.com。